emilyathene

we were born to make history!~

【维勇】荣耀为冕,真爱为戒 Chapter 1 尬舞之后

原著向#长篇#

维克托视角为主#补白动画#原创后文情节

大奖赛#四大洲#世锦赛

花滑舞蹈无能#不要太在意细节#

【Chapter 2 相遇之前】


Chapter 1 尬舞之后


2015年,索契,大奖赛决赛翌日,黑海冬季的风,带着冰冷的气质,宛如刺骨的疼痛,带了一丝无法形容的酥麻。

维克托从沉湎的梦境中醒来,已经多久没有这样渴睡了?昨晚,他刚刚获得这个赛季的大奖赛冠军,从某种意义上说,金牌对于他而言,已经没有任何意义,对于花滑这项运动的热爱已经渗入他的骨髓,他为了这份挚爱,献祭了自己的青春,自己的爱,自己的生活,所以在他已经到达称霸世界的第五个年头的时候,他无法抑制的出现了迷惘。

已经看尽了最高处的风景,已经无法体会到更多的惊喜,那种无助和困惑,开始侵蚀着他的灵魂,宛如梦魇一般。

但是,事情没有那么绝对,不是吗?神总会怜悯虔诚的信徒,不是吗?

维克托看了看宽敞双人床上,那另一半的空缺,狼藉的雪白色床铺,仿佛残留着热烈的温度,昨晚那个年轻的有着惊人体力的男人,名字叫做什么呢?

维克托淡樱色的唇,扬起一抹美好的弧度,他知道对方也是进入大奖赛决赛的选手,来自遥远的东方,否则不会参加赛后的宴会,但是,那真是一个有趣的人,不是吗?

一个人被切雷斯蒂诺强行拽过来,满脸失意落寞的样子,却在数杯香槟之后彻底解锁,那样一个性|感到极致的男人,有着清纯和某种无法满足的渴求混合一起,无论是街舞,还是钢管舞,他的身体宛如被缪斯女神亲吻过一般,每一个动作,都在演绎着那些或劲爆、或热辣的音符,让向来喜欢热闹的维克托,也情不自禁的跟着一起胡闹起来。

自家的小师弟尤里是个坏脾气的孩子,稍微撺掇两句,就会兴奋的上前和对方决斗,当然是街舞,少年和有着少年清冽特质的青年,做出一个个难度惊人的动作,仿佛他们生来就是为了这项运动而存在。

“哟,输了哦,尤里!对方真的很棒!”维克托看着自家小师弟沮丧的样子,情不自禁调侃着。

“老头子,有本事你上!”尤里喘息着,带着少年的桀骜不驯。

“哈哈,不着急,最好的不是要到最后出场吗?!”维克托腹黑的笑着,果然,克里斯凑过来,他就知道对方的秉性。

“真是让人羡慕啊!”维克托记得,当时克里斯这样感慨着,碧绿色的瞳孔中闪烁着某种无法形容的光芒。

“为什么不一起呢?克里斯,那边可是有你最擅长的钢管哦!”维克托承认自己是唯恐天下不乱的,他就是想要看看,这个来自东方的黑发青年,到底有着怎样的极限,名字什么的,其实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心灵一瞬间的撞击。

于是相识多年的克里斯,这个骚包到极致的家伙,立即兴奋起来,前去挑战,果然,刚刚跟尤里尬舞胜利的黑发青年,开始撕扯着自己的衣服,只剩下黑色四角内裤,和健康晶莹的肤色形成鲜明的对比。

维克多觉得自己喉头一阵紧缩,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因为最近一直忙着准备大奖赛决赛而欲求不满,他忽然想要近距离的接触这个黑发青年,感受着他的气息,他的温度,和他一起在这音乐中尽情的释放多余的荷尔蒙,他甚至想要拉着他的领带,狠狠的,狠狠的亲吻着那形状完好的唇……

看着他和克里斯做着各种亲密交缠的动作,忽然间,一种微酸的心绪席卷着他,他忽然有种冲动,想要知道这个黑发男人的名字,想要和他有着更深层次的接触,想要……

“维克托……”果然,那个和克里斯胜利尬舞完成的黑发青年,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存在,仅穿着白色的衬衣,来到他面前,宛如一个孩子般。

“维克托,等到赛季结束,来我家吧,我家是开温泉的……

“维克托,我们斗舞吧,斗舞赢的话,来当我的教练吧,BE MY COACH,维克托!”

……

那撒娇一般的话语,仿佛漫天星辰,全部坠入他的心底,让他根本无法抗拒,只能负荷着,跟着他的节奏,刚开始只是基础动作,很快,两个人就演变成默契的双人舞,就算是女步,维克托觉得自己从未如此的酣畅淋漓……

再然后,当宴会结束,当重新回到酒店,维克托在电梯间,看到了正在沮丧的青年。

“嗨?怎么了?一个人!”维克托知道切雷斯蒂诺将醉酒的他送回来,可是此刻怎么又是孤身一人。

“维克托……”黑发男子分明还是醉酒的状态,宛如孩子般缠住了他,“不要离开,留在我身边啊,维克托……”

维克托被这句诚恳的近乎哀求的般的话语打动了,他抱起黑发青年,不顾走廊里随时可能出现的陌生人,声音喑哑,“嘘,我不会离开你的……”

几乎是迫不及待的,两个人回到了维克托的房间,几乎是不需要询问,两个人疯狂的撕扯着对方的衣服,维克托信奉及时行乐,他从来不会委屈自己,形形色色的男女伴侣更是经历无数,但是从来没有像这一刻般,迫不及待的想要对方,甚至连对方的名字都弄不清楚,但是他可以感受到,对方对于自己的深深的痴迷。

这份痴迷,就成了纵容他的最好借口,ONE NIGHT STAND而已,维克托蜷缩在温暖的羽绒被中,懒得穿衣服,他却觉得有些冷。

他当然记得昨晚在这张床上,和那个黑发青年每一个动人的瞬间,经验丰富的他,可以很轻易的判断出对方绝对是第一次,但是这种生涩的类似献祭一般的热情,不断焚烧着他的理智,他已经竭尽温柔,但是在最后还是失控,到底是两次、三次,连他最后都有些模糊,最后只记得自己吻住他的眼泪,然后搂着他几乎是一瞬间进入梦乡……

原本他想着第二天早晨好好的了解这个黑发青年,但是,宛如仙度瑞拉的童话一般,当清晨到来的时候,对方已经悄无声息的离去。

“这么想要逃离我吗?”维克托自言自语道,但是很快,他从枕畔,找到几根黑色的柔软头发,不禁放在唇边,温柔的亲吻。

总能再次相遇的,不是吗?

只要我们都在冰上行走,都为了这项运动奉献灵魂……

 

 

TBC

 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已经有四五年没有动手写过同人了,没有想到竟然为了维勇解禁……

本文原著向,在动漫第一季的剧情,以维克托视角为主……

花滑专业、舞蹈专业无能,有原创设定,不要太纠结细节……

没有存文,你们的回帖是我最大的动力唷


评论(11)

热度(13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