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milyathene

we were born to make history!~

【维勇】荣耀为冕,真爱为戒 Chapter 9 魔盒之匙

原著向#长篇#

维克托视角为主#补白动画#原创后文情节

大奖赛#四大洲#世锦赛

花滑舞蹈无能#不要太在意细节#

 

前章链接【Chapter 8 同居之绊】

 

 

Chapter 9 魔盒之匙 

 

维克托的到来的蝴蝶效应,仍在长谷津这个小镇持续发酵着,从某种意义上说,整个花样滑冰圈子,都在为了这个消息震撼着,有人嘲讽,有人鄙夷,当然更多的是追捧和遗憾。但是种种纷繁复杂的情绪,对于维克托这个向来以自我为中心的男人而言,其实没有任何意义,他已经认定了自己的目标,就义无反顾的继续下去好了。

每天早晨例行在冰上城堡做着冰上练习,或者说,那已经不能说是练习,而是融入他骨髓的生命的一部分,然后等着小猪猪勇利带着马卡钦晨练归来,他就开始缠着对方,想要了解对方的各种喜好。

“勇利,你最喜欢的音乐是什么?!”

“勇利,你喜欢的作曲家是谁?柴可夫斯基?还是贝多芬?”

“勇利,喜欢美奈子老师吗?有女朋友吗?”

……

当然有些时候,勇利也会觉得不可思议,当自己在不断的做着跳跃运动,或者跑步爬山的时候,这个男人为什么可以气定神闲的问着这么多啰嗦的话题,但是对方宛如空气一般,不断的侵蚀着自己的生活,以至于渐渐的,他开始习以为常,不会单独和对方在一起的时候就脸红。

好吧,两个人根本除了睡觉上厕所,连洗澡泡温泉都是腻在一起!有些事情不过是习以为常而已,有时候勇利甚至会贪心的想,也许未来一年真的能继续这种生活,和自己心目中唯一的存在维克托朝夕相处,然后立即会自卑的否定着,怎么可能呢?这样的生活,还是有一天算一天珍惜一天好了……

就这样,勇利带着矛盾的心情,很快体重直线下降,直到有一天,当他和维克托再度称重的时候,勇利发觉,自己的体重已经瘦了五公斤。

“哇喔,还是蛮高效的啊!”维克托一袭范思哲的灰色运动服,显得优雅高贵,他不禁同样上称,有些困惑的看着数字,“这段时间的猪排饭实在是太美味了,我原本以为自己会胖上五公斤,谁知道才涨一公斤,真是让人困扰啊!一公斤也是肉,勇利,帮我减肥吧!”

依旧简陋的宴会厅改装卧室中,体重秤就放在靠窗的角落,勇利看着忽然倾身而上的维克托,不禁吓了一跳,后退半步,“哎?维克托不需要减肥啊,维克托的身材一直都很好!很完美!”他激烈的争执的,但是在意识到当着当事人的面说着这样赞美的痴迷的话语,实在是,实在是太过,太过暧昧了……

“哎?勇利也觉得我的身材很完美吗?我也是这样觉得!”维克托自恋的说着,随即伸手,揉了揉对方细腻的黑发,声音略微有些低沉,“勇利,要不要再熟悉一下我的身体……”

他当然是有言外之意,两个人在大奖赛决赛之后的那个美妙夜晚,依旧历历在目,维克托原本只是想要逗弄对方,但是他自己很快也有些沉迷,每天这样只是单纯的看着对方,已经不足以填补他的欲望,他想要的更多,于是修长宛如艺术品的手,渐渐的顺延着对方的背脊,向下游弋。

“不,不,我不是,我没有……”勇利几乎立即不知所措起来,拼命的摆手,整个人向后仰着,仿佛在躲避着维克托的接近,也许从某种意义上,他都不知道一旦超越了那条自己辛苦恪守的界限,会发生什么事情。

“哎?要不然我们现在就把衣服脱了,让勇利感受一下我完美的身材?!”维克托忽如其来的执念,把勇利吓的摇头的速度更快了。

“勇利真是不诚实啊,明明在温泉的时候,每次看到我的身材的时候,都忍不住脸红,或者我们可以做一些更加面红耳赤的事情?!”维克托的声音有些喑哑,窗外的阳光慵懒的抚慰着他们,隔着一层门甚至还能看到有人走动,而维克托已经向前进了一步,暧昧的用自己的大腿磨蹭着对方的下腹部……

“维克托,别开玩笑了……”勇利当真不愿意想起来那天清晨自己落荒而逃的过程,事后根据身体感觉,隐约觉得被欺负的人应该是自己,可是为什么自己还是有种犯罪的羞耻感?也许真的因为那是维克托.尼基福罗夫,就算只是酒后乱性,他也觉得卑微如自己,根本无法配得上对方些微。

“勇利……”维克托愣住,他当然看的出对方躲闪的(自卑?)近乎嫌弃(害羞?)的表情,这让他不禁有些不满起来,难道勇利对于那个夜晚的一切都不记得了吗?难道勇利就早晨的不告而别就没有任何解释吗?难道他维克托真的饥渴到了随便谁都可以发生关系的吗?那天晚上,他是真正被对方吸引了啊!而且也征求对方的同意了呢……

“我要去舞蹈教室练习了,我先走了!”勇利猛地推开维克托,力气大的惊人,然后落荒而逃,他生怕自己再多停留一秒,维克托就会将那一晚的秘密宣之于口,他害怕真的到了那一刻,两个人连现在这样的关系也无法维持。

他始终希望,维克托还是维克托啊……那个独一无二的男人,已然深深的镌刻在他灵魂深处,无法摒弃。

维克托怅然若失的看着对方,冰蓝色的眼底氤氲着某种风暴,他刚想要追出去,可是脚步却硬生生的停住,他的自尊绝对不允许他再做这样的事情,已经听从他的呼唤,来到他的身边,这样的承诺难道还不够吗?

“汪汪!”马卡钦叼着一张窄幅海报,兴冲冲的朝着自己主人跑来。

“怎么了?这是什么?!”维克托从贵宾犬口中拿出来,愣了一下,那分明是自己的海报,大约是世锦赛五连冠的开始吧,那时的自己二十二岁吧,刚从成长关卡的低潮期走出来,也是最后一次留着长发参加比赛,在次年,自己就直接剪去长发了。

“哇奥,怎么会有这种东西?!”维克托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般,这里是勇利的家,他确认这不是自己的东西,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了。

之前的不快顿时烟消云散,果然如最初所设想,和这个男人在一起的时候,总能有新奇的感觉滋生,抚摸着狗狗,跟随着狗狗朝着一间房间走去,果然,那是勇利的卧室,然后看着狗狗再度钻入床底下,拖出另外一张海报,那是只有十六岁的自己,穿着性别迷离的黑色透视装,在冰上宛如天使一般的滑行……

维克托觉得自己仿佛找到了开启潘多拉魔盒的钥匙一般,他做着以前的自己从来不会做的事情,弯腰趴到床下,屈尊降贵的一张张翻找着,这一张是范思哲男装的写真海报,这一张是自己三连冠时的海报,这一张是自己给粉丝后援会自己和马卡钦的合影……

维克托深吸一口气,觉得自己枯竭的内心涨满了某种莫名的情绪,他看着空荡荡的墙壁,似乎还残留了一丝痕迹,开始想象将所有的海报贴上去还原的场景,原来之前的每一天,他的小猪猪都是在自己的包围和凝视下进入梦乡,清晨苏醒,他的睡美人,他的缪斯源泉,竟然胆敢将这些事情都藏起来!

他到底要怎么惩罚对方呢?是直接捆在床上上下其手,还是强迫对方主动为自己做着各种羞羞的事情……

“维克托,你,你怎么在我的房间!啊,那是我的东西,你怎么可以……”发现忘记带东西去而复返的勇利惊呼着,飞快的冲上前,想要抢夺他珍藏的海报,早知道会被发现,他就直接扔掉好了,也不对,那么多年小心翼翼的心情,怎么可能舍弃?!

“你确定这是你的吗?!”维克托宛如深海般深邃的蓝眸,闪烁着某种光芒,“这张是我,这张也是我,勇利,你不诚实哦?!”

看着在维克托手中扬起的每一张海报,勇利心绪的不知所措的跪坐下来,脑海中一片空白。

“回答我,勇利,这么多年,一直这么喜欢我吗?!”维克托执起勇利几乎要垂到胸口的脸庞,强迫着他和自己四目交织。

下一刻,连他自己都忘记该说什么,整个人沉浸在对方眼底的小心翼翼的歉意和疯狂的执念中。

末了,维克托轻笑出声,在对方白玉雕琢的耳垂上不轻不重的咬了一口,“这是惩罚你,将我塞到床底下……”

“维克托,那不是……”勇利忙不迭的摆手,恢复了说话的能力。

“好想要睡勇利的床啊……“维克托撒娇道,让人根本无法抗拒。

“这是单人床,很窄的……维克托会不习惯的……”勇利后知后觉,在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话之后,立即躲闪着眼神,他到底在胡说八道什么?!

“哎?我已经网购了双人床,超大SIZE哦?那么到时候,勇利来陪我一起睡吧!”维克托露出天使一般的笑容,算计成功!

“NO!NO!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…维克托……”

 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马卡钦助攻满分

小暧昧,下章尤里出场~

求爱心,求回帖,求粉唷~

好困||需要爱的安慰

 

评论(10)

热度(8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