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milyathene

we were born to make history!~

【维勇】荣耀为冕,真爱为戒 Chapter 11 E-ROS之辩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原著向#长篇#甜蜜日常#

维克托视角为主#补白动画#原创后文情节

大奖赛#四大洲#世锦赛

花滑舞蹈无能#不要太在意细节#


前章链接:【Chapter 10 竞争之励】


E-ROS,到底意味着什么?

这样一个问题,在最近两天之内,深深的困扰着勇利,甚至让刚刚减肥成功能够上冰练习的他,只能做一些基础训练,这让旁观的西郡夫妇都为之费解,但是勇利却没有太多的抵抗心理,他深深的明白维克托的良苦用心,并且可以感觉到,维克托在认真的扮演教练的角色,无论是对他,还是对尤里奥。

自从尤里奥插入两个人的生活之后,维克托毫无保留的拿出准备自己当做新赛季的曲目爱之AGAPE,爱之E-ROS,给他们两个人编舞,当勇利看着维克托第一次演练的时候,那样玄之又玄的,从AGAPE的圣洁无私,很快切换到E-ROS的性感诱惑,没有一丝暌违,没有一丝障碍。

他不禁再次叹服,维尔托是真正的天才,他生来就是为了花样滑冰这项运动而存在,所以无论是多么高难度的动作,无论是哪种程度的曲风,他都能演绎到世界第一的高度,让人只能仰望,无法企及。

如果可以,勇利其实恨不得像鸵鸟一样再度躲起来,自我疗伤,自我哀叹,但是尤里奥虎视眈眈的,让勇利感觉到了深沉的危机,只要自己怯弱半步,维克托就会跟随着对方离开,他一直都知道,维克托是为自己而来,他真的不愿意对方到最后竟被自己亲手赶走。

是的,从某种意义上说,勇利并不担心维克托的离开,只是害怕维克托对自己失望……

对这个男人某种小心翼翼的情绪,已经镌刻入骨髓,以至于勇利从来不会为自己考虑些微,想的全是维克托的喜好,维克托的兴致,维克托的一言一行,一举一动……

勇利知道他自己这辈子是无可救药了,可是天知道E-ROS对于自己到底意味着什么?!

每天看维克托和尤里在冰上自由自在的舞动,而自己只能在场外做着基础动作,勇利再度陷入了绝望之中,就算是西郡的开解也无可救药,在这个世界上,只有两件事情会让自己认真,一件是花样滑冰,另一件就是维克托的所有事情,如今同时面对这两件事情,勇利又怎能不全力以赴?!

独自一人泡在温泉中,勇利趴在池边,陷入失神当中,尤里奥和维克托已经先行离开,他自己却选择留下,也许安静一下,才能真正思考清楚,到底什么是E-ROS。

头顶的星空,有着无法形容的熠熠闪烁的美,仿佛钻石一般让人心醉,勇利不禁有些怀念维克托宛如星空般美丽的双眼,虽然彼此刚刚分离不过几分钟而已,他毕竟是成年的二十三岁男人,对于E-ROS这种事情,有着相当多的渠道可以了解,更何况,在索契那一夜,他还曾经……

等一下,不是说好,不再回想那根本记不清细节的ONE NIGHTSTAND了吗?勇利觉得自己的脸又开始发烫,似乎是因为泡的时间太久的缘故,他用力拍了拍脸,然后有些懊恼的低头,看着水下自己的悸动|勃|发,真是不合时宜啊……

“勇利,还在泡澡吗?出来吧,小心着凉!”维克托穿着墨绿色的浴衣,不知道什么时候去而复返,来到勇利面前,蹲下神,好整以暇的看着对方,此刻温泉中只剩下他们两个人,万籁俱寂的夜,平添了几分暧昧和春意。

“我,我,我还想要泡一会儿!”勇利在拼命压制自己贪婪的欲|念,这种时候怎么能在维克托面前丢丑,可是E-ROS到底是什么?该死的他根本弄不明白!

“小猪猪,不能说谎哦?!”维克托大魔王仿佛洞悉了什么一般,冰蓝色的眼底闪过魔种戏谑的笑容。

     “没有没有!我马上就好,你先出去,维克托!”勇利悲催的陷入了彻底尴尬的境地,维克托的的浴衣明显大了一码,有些松垮,完美的颈部曲线,还有性感的胸肌全部呈现出来,勇利甚至看到对方粉红色的茱萸,他觉得自己变得更加奇怪了,仿佛随时可能失控一般,越是压制,越是旺盛。

“你确定不用我帮忙?!”维克托不知道是故意,还是只是凑巧,他无辜的眨眼,仿佛自己什么都不知道。

“我确定,非常确定,拜托了维克托,你先去吃饭,妈妈应该已经做好猪排饭了!”勇利几乎是哀求的说着,双手合十。

“那好吧,勇利要快一点哦,不要让我等太久哦,浴巾给你,小心着凉!”维克托终于还是嘟囔着嘴,抛个媚|眼,然后转身离开。

勇利终于还是松了口气,垂头丧气的看看自己的勃|发,好吧,这种事情还是忍忍吧……他裹上浴巾,用最快的速度来到更衣室,觉得生无可恋的换着衣服,而隔着一层纸门,维克托低沉性感的声音再度传来,“勇利,真的不需要我帮你吗?!”

他发现了?!勇利几乎是羞耻的挫败的看着自己不听话的勃|发,顿时沮丧的恨不得直接钻进温泉中永远不出来,他自暴自弃的用最快的速度穿着衣服,好吧,好吧,就这样吧,E-ROS到底是什么?!

就这样带着欲|求不满的心情,勇利持续陷入了痛苦的思考中,直到他做出了错误的判断,E-ROS,那种让他求之不得的感觉,是爱吃的炸猪排饭!?!

当勇利在恍惚中脱口而出的时候,在维克托和尤里奥的瞠目结舌中,他已经十二分后悔,自己怎么会有这样傻的念头,明明是想要说,他的E-ROS,就是维克托……

就算什么都不记得,灵魂深处,依旧有着某种执念,仿佛烙印一般,让人无法抛弃……

 

应该算是过了第一关,可以上冰了吧!

维克托对于自己的教育和引导,还是非常的自恋和满意的,他是认真来做勇利的教练,他知道这个男人被隐藏起来的针对花样滑冰的那些天才技艺,他相信只有自己能够挖掘出来,不仅仅因为对方对于自己种种痴恋,更重要的是,自己对于花样滑冰的理解,是无人比拟的。

就算到了长谷津,维克托的自恋依旧渗入骨髓。

当然他对自己的小猪猪的口是心非,还是有着不少意见,明明已经对自己有了反应,还要假装着掩饰,明明自己都主动诱|惑,还要将自己赶走,明明双眼闪烁着奇怪的光芒,就差直接留着口水扑上来,还矜持着说什么E-ROS就是猪排饭……

好吧,维克托决定试图理解勇利的玻璃心,和他的自虐行为,第一次上冰练习,他肆意的做着前半段的接续步,然后在一字步之后,戛然而止,“记住了吗?勇利,你来一次吧!”

“好,好的!”勇利还是那般紧张,脸颊红透,僵硬的滑行两步,几乎忘记最基本的动作。

维克托叹息着,一个连展示自己E-ROS都会害羞的男人,如何用自己的舞步征服裁判和观众?!看来他作为教练,差的还远呢,他滑行几步,金色的冰刀插入对方银色的冰刀之前,伸手磨蹭着对方的唇瓣,居高临下,“勇利,你已经落后了呢,难道真的要让我跟着尤里奥离开吗?!”

“当然不是!”果然,这是勇利的死穴,立即跳脚,激烈的争辩。

“那么,把你的情话,你的欲求都告诉我吧,勇利!”维克托附身,几乎碰触到勇利宛如白玉般的耳垂,上面渐渐渗透了红晕,维克托撩拨的吹着气,“告诉我,你是多么的舍不得我,告诉我,你是多么的渴|求我……”

“是……”勇利觉得自己已经丧失判断力和言语能力,他低垂着脸,紧闭双眼,仿佛在酝酿着什么,下一刻,维克托果断的放开他,环抱着双臂,就这样专注的灼灼的看着他。

音乐声响,勇利平生第一次,这般急切的,开始展示着自己的E-ROS,只给一个人看……

 

 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重发一次,因为不可描述的原因被系统吞了,都心照不宣了~

吐槽下,我已经很清水了~

评论(3)

热度(4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