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milyathene

we were born to make history!~

【维勇】荣耀为冕,真爱为戒 Chapter 12 信心之谶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原著向#长篇#甜蜜日常#

维克托视角为主#补白动画#原创后文#

大奖赛#四大洲#世锦赛#

花滑舞蹈无能#不要太在意细节#

前章链接:【Chapter 11 E-ROS之辩】


Chapter 12 信心之谶 

遍布伤痕的冰场,仿佛流淌着眼泪的心,勇利第N次重重的摔倒在第,身体不知是太过寒冷,还是剧痛,而麻木起来,冷汗顺延着背脊,划过战栗的肌肤,即使带着手套,之间的麻木已经传导到指尖,痛彻心扉。

“休息一会儿吧,勇利!”维克托的声音,遥远并且冷漠。

勇利默默的起身,不敢去碰触维克托的眼神,他憎恨这样软弱的无能的自己,原本以为,这是最后的机会,可是不要说对于自己而言几乎从来没有在正式场合成功过的4S,如今连自己最擅长的3A,也一再的失败。

他知道,是自己出问题了,可是他该死的不知道,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……他忽然愤怒的将毛巾甩到地上,双手痛苦的捂住脸,怎么会这样,绝望的深渊宛如黑洞吞噬着他,让他根本无法呼吸,原来自己已经无可救药到这种地步,就算五连冠的维克托在身边,也无法给予他些微的光明和力量……

谁来,谁能来救救我……

勇利无声的啜泣着,晶莹的眼泪透过手指的缝隙低落在冰场上,这里是梦想的起点,也会成为生命的终点,可是,身体的笨拙和僵硬,如此鲜明的反衬坐着灵魂的枯竭和卑微,他觉得自己已经被残酷的命运扼住咽喉。

“勇利……先喝点水……”

维克托的声音,缥缈虚无,仿佛遥远的神之国度降临,这种不带任何感情的冰冷,更加刺痛勇利,他一直都知道,自己和维克托之间根本有着云泥之别,而自己每一次微小的奢望,总是会幻化成为泡影,现实一再的打击,已经让他连呼吸都觉得困难。

“勇利,你一想事情的时候跳跃就会出问题哦,在冰上的时候不是只有音乐和舞步吗?还有其他的事情可以想吗?不专心的话,再怎么辛苦也不能提升啊,还剩四天时间就到约定的比赛了,尤里奥可是很拼命的在寺庙修行啊……”

“够了!!”勇利忽然抬头低吼,白皙的清雅的容颜,苍白如纸,深棕色的眼底满溢着泪水,甚至已经超负荷的垂落,那充满悲伤的、绝望的情绪,肆无忌惮的流淌,以至于将维克托一瞬间震慑住。

“勇利……”维克托冰蓝色的眼底,闪烁着某种错愕,以至于勇利一瞬间就后悔,他把一切都搞砸了。

“抱歉,是我不好,我先去一下洗手间……”勇利立即起身,颓废的离开,那背影,宛如被全世界遗弃一般让人不忍。

维克托放下保温杯,蓦地拉住勇利的手,他知道如果自己不这么做,这个玻璃心的笨蛋可能就自我唾弃到深渊,他微微用力,已经将勇利拉入怀中,在冰场之上,他就是主宰一切的帝王。

“维克托……”勇利被吓了一跳,他原本真的以为一切都被自己搞砸了。

“我在这里等你哦,上午的训练还没有结束,还有,你答应请我吃长滨拉面的哦!不能骗人!”维克托扬起宛如天使一般纯洁无辜的笑容,净化着勇利千疮百孔的内心。

”……”勇利怔怔的,然后咧着嘴,露出难看的笑容,然后转身离开,他是真的要去厕所……

 

“勇利?!该起床了呢,小猪猪!”下午的时候,已经准备好一切的维克托径自闯入勇利的卧室,果然,小猪猪还在熟睡,发出细碎的鼾声。

维克托就这样坐在狭仄的单人床边,静静的凝望着勇利的睡颜,这样一个二十多岁的成年男人,熟睡的时候,竟然看起来如此清纯?难道亚裔真的不易衰老分不清年龄?

维克托微微的叹息,但是他终究没有忍心惊扰他,这两天,勇利所有刻苦的训练他都看在眼里,所有失败的苦楚也看在眼里,身为运动员,他当然知道荣耀背后的残忍和伤痛,甚至他自己也习以为常,可是当他的视线落在对方裸露在外的双足的时候,还是忍不住喟叹。

那是一双形状完好的足,肌肤略微有些苍白,但是上面却布满了大大小小细碎的伤痕,间或着青紫色的淤滞,旧伤新痕,层层叠叠,许多已经痊愈,又有这两天新增的红痕,他仿佛看到一个孤独的少年、青年在冰场上孤寂的潜行着,没有光芒,没有荣耀,只有信念,只有梦想,伴随着他的舞步和冰鞋,在一步步扩展着前行。

维克托克制不住自己的某种冲\动,伸手宛如蝉翼般轻盈的抚摸着对方的足踝,然后受惊般的抬起手,他该死的到底在做什么!

“嗯……”对方发出一声梦呓,然后翻身,继续熟睡。

维克托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要冲出胸口,噗通、噗通……他陡然起身,落荒而逃,如果再继续待在这里,他不敢保证自己会对这个SLEEPING BEAUTY做其他什么事情!

于是维克托几乎是一路狂奔,仿佛做贼一般,然后离开勇利的卧室,离开温泉酒店,直到叫了一辆出租车,打开车窗,让春天的风吹拂自己的躁动,他才意识到,自己似乎忘记呼吸,宛如初恋般青涩的感情,让维克托这样身经百战的男人,几乎有些羞恼的,但是却是新奇的……

他想了想,还是给勇利发了一条信息,如果对方醒来找不到自己恐怕又要胡思乱想了,但是很快,就接到一个熟悉的电话,艾瑞克.斯坦森,活跃在古典音乐界的新锐作曲家,同时,也是维克托花样滑冰节目的御用编曲。

“嘿,维克托,我来福冈演出,今晚有空,听说你在长谷津,怎么样,见一面!?”艾瑞克爽朗的声音透过话筒传来。

“没问题!”维克托陡然想到一个问题,那就是勇利新赛季的自由滑选曲,短节目有爱之E-ROS,那么自由滑呢?他也曾搜索过勇利之前所有的花样滑冰视频,作为一个合格的教练,面对一个自卑害羞的学生,他当然要付出更多去获取资料,勇利应该更适合那种清澈的,熠熠发光的曲子,这样才能将他灵魂的特质更好的凸显出来。

此时的维克托,根本没有意识到勇利和尤里奥之间还有一场比赛,更没有任何勇利如果输了之后自己就要跟尤里奥回俄罗斯的觉悟。

“维克托!这里!”一家高档的西餐厅,穿着运动服的维克托进入之后,有着一丝暌违,但是他俊美的容颜,和宛如天使般的笑容,是无往不利的武器。

果然,艾瑞克一袭范思哲的休闲西装,高大昂藏的身材,和琥珀色的瞳孔,充满了眷恋的光芒,“听说你放弃一切来到那个小镇,我还以为你疯了,现在看起来你很清醒嘛!”

夜色迷离,西餐厅内响彻着优雅的音乐,若是以往,维克托会享受其中,和好友高谈阔论,但是这一次,他忽然有些意兴阑珊,想念胜生乌托邦简陋的被炉,想念来自魔界的酒,想念逗弄着一只小猪猪的怦然心动,想念……

“维克托,你在走神?真难得啊!看你一副陷入情网的样子,怎么,又有新猎物了?!”艾瑞克自然曾经和维克托有过一段不可描述的关系,但是彼此忙碌的事业,圣彼得堡和纽约遥远的距离,成为他们之间继续的最大障碍,很快他们就分手,偶尔碰面,维持着一些身体的正常沟通。

“不是猎物,而是有趣的人呢!”维克托有些反感艾瑞克的形容,“对了,你最近又有什么合适的曲子吗?我需要一只自由滑曲目!”

“哎?维克托不是休息一年吗?是为了明年的复赛准备吗?那我可要认真点了!”艾瑞克啜饮着香槟。

“不是的,是我的学生,胜生勇利!”维克托认真的说着。

“那个把你从花样滑冰世界 夺走独占的年轻人?!啧啧,我可真的很好奇,那是一个怎样的人,我总要了解对方,才能替对方作曲啊!”艾瑞克耸肩,算是答应,事实上,他从来都不会拒绝维克托。

“勇利……他……”维克托心底忽然扬起某种异样的情绪,勇利他尬舞时的性|感狂野,他摔倒时的委屈可爱,他吃猪排饭时的满足惬意,他在自己怀里时的羞涩和大胆,每一个镜头,都是那般美好和不可描述,忽然间,他不想要和对方谈论关于勇利的事情,仿佛那是自己独占的珍宝一般,“算了,以后带他和你见面再说吧!”

“喔,随你!”艾瑞克似乎洞悉到什么,意味深长的说着。

维克托不留痕迹的故意岔开话题,“对了,你怎么回来福冈演出?巡回表演吗?!”以他高超的情商,自然有手段转移对方的注意力,很快,彼此融洽的谈论着,并且开始用餐。

直到最后,艾瑞克直接邀请,“晚上去我那里?!”

若是以往,维克托绝对不排斥和对方有着深层次的交流,毕竟都是成年人,感情和欲|求可以分得非常清楚,但是这一刻,他想起家里那只熟睡的小猪猪,此刻到底是在舞蹈教室?还是在带着马卡钦跑步?真是让人怀念和期待啊!

“以后再说吧,我今晚还有事情!”维克托优雅的拒绝着,仿佛有些事情开始蔓延成灾。

“维克托,你真的变了不少呢!那个小镇,就那么充满魔力吗?!能让我们的维克托如此眷恋?!”艾瑞克同样不会强求,只是略微有些好奇起来。

“谁知道呢?”维克托优雅的起身离开,西餐厅昏暗的灯光已经让他觉得压抑,他还是期待着长滨拉面的味道,啊呀,已经很晚了,晚上恐怕赶不回长谷津了呢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写了很喜欢的几个梗:

关于那句“勇利只要一想事情就会跳跃失败”,关于“维克托救救我……”,关于对勇利的足的某些不可描述,关于温泉比赛前彻夜未归去吃拉面~

逻辑也许会有小小的问题,而且龟速持续中,但~希望你们会喜欢~

爱心、回帖一个都不能少哦

评论(7)

热度(6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