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milyathene

we were born to make history!~

【维勇】荣耀为冕,真爱为戒 Chapter 15 卑微之爱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原著向#长篇#

维克托视角为主#补白动画#原创后文情节

大奖赛#四大洲#世锦赛

花滑舞蹈无能#不要太在意细节#

 

前章链接:【Chapter 14 初恋之舞】   

 

Chapter 15 卑微之爱

 

 

那天晚上,胜生乌托邦为了庆祝勇利的胜利,举行了简单而热闹的聚餐,大家笑闹着庆祝着,维克托喝了不少的酒,闹的最凶,笑的开怀,大声拍手唱着不知名的歌,分明没有冰上帝王那般睥睨尊贵的气质。

“勇利,真的替你高兴呢,要好好利用啊,对方可是维克托呢!”美奈子老师也喝了不少,醉眼朦胧的说着。

勇利啜饮着大麦茶,摇头,温润如海的眼神,深深的看着正在和三胞胎嬉闹的维克托,怎么能算是利用呢?这样的说法未免太过功利了,他现在是梦想成真了呢,竟然真的可以陪在那个维克托.尼基福洛夫身边,竟然真的可以每天和他一起滑冰,简直是比梦境还要美妙。

这么多年,从在电视中第一次看到《First Love》的表演开始,从冰上每一次的模仿,每一次的表演开始,勇利的内心,全部为维克托这个男人占据着,灵感是他,动力是他,安慰是他,自欺欺人也是他,从某种意义上说,他甚至已经无法找到胜生勇利这个人,只有一个深深的崇拜着热爱着维克托的勇利,那种刻骨的感情甚至不敢妄自称作是爱,只能是卑微的憧憬而已。

所以,当自己给优子展示的那段《伴我身边不要离开》在网络上扩散开来的时候,勇利其实内心深处,一直有着一个奢望,事实上,每一年,维克托的每一个短节目和自由滑,他甚至比自己的节目还要熟稔,还要重视,因为他总是用这样的方式在不断激励着自己前进,仿佛当自己划着对方的曲目的时候,对方就俨然真正陪伴在自己一样。

如果上苍真的给他一个机会,让维克托降临他的身边,那么他最想要展示给对方的,其实是第一次爱上的曲目《First Love》,然后,直到今日,他的奢望变成了现实。

勇利觉得自己长久以来的某种渴望,终于得到了释放,以至于他看维克托的眼神,也渐渐温柔起来。

原来维克托真的在自己身边,陪伴着自己,而不是那么高高在上……

“勇利,勇利,我们一起喝酒了啦,跳舞跳舞,大奖赛决赛后的那晚,我们明明……”醉醺醺的维克托忽然激动的搂着勇利,胡乱飚着英语。

勇利浑身冷汗淋漓,这个喝醉后口无遮拦的家伙,他忙不迭的捂住对方的嘴,有些心虚的看着大家,西郡和优子在忙着招呼孩子,父母姐姐对于英文不太熟悉,而美奈子老师更是直接醉倒,还好还好,如果自己和维克托之间的事情暴露的话,那么就真的糟糕透顶了。

“维克托,你醉了,我送你回房间!”勇利略微有些羞涩的扶起对方,那银色的发丝瘙痒着他的颈部,他虽然力气不小,但是还是觉得自己的腿有些软。

“去勇利的房间,不要去我的……”来到二楼宴会厅,维克托固执的朝着走廊尽头的单人房走去,勇利连拽都拽不住。

“好的好的,拜托你不要闹了!”勇利认输了,径自扶着对方,回到自己的房间,将对方放在自己的床上,然后准备去帮对方拿被褥,可是下一刻,自己的手却被对方抓住,腿一绊,竟然直接跌坐在床上,然后身后是炽热的怀抱。

“勇利,别走,别留下我一个人!”维克托炽热的吻,已经开始烙向对方的颈部,牙齿厮磨着肌肤,双手撩起轻薄的T恤,准备的向上攀附到两朵红|蕊,技巧的撩|拨起来。

“维克托,恩,不要,我们不能……”勇利吓了一跳,他觉得自己的理智在不停的燃烧,明明知道两个人曾经发生过亲密的事情,偏偏上一次因为自己喝醉而完全断片没有任何记忆,当这些亲昵的举动再次袭来,微醺的酒气让他根本无法自持。

“哎?勇利真的很无情呢,明明那天晚上,一直很可爱的向我索|取,还说着,更多,更多……无论我提出哪种姿势都极力配合,那样生涩的认真的样子,真的非常可爱,并且让人怀念呢……”维克托难耐的脱下自己的上衣,长裤,性感的CK内裤,宛如雕塑般完美的身体,陡然呈现在空气中,橘色的灯光渲染了一层无法形容的魅惑,以至于勇利甚至不敢仰望。

“维克托,你喝醉了,有什么事情,我们明天再说!”勇利试图摆脱对方的纠缠,他已经错过一次,当然不能再继续错下去,向来风流无忌的维克托,从来都不会缺少伴侣,可是勇利固执的不想要成为其中任何一个人,他别扭的宁愿百分之百舍弃,也不愿意只成为百分之一。

“为什么呢?勇利,看着我!”维克托半是强迫的将勇利推倒在床上,湛蓝色的眼底,闪烁着某种阴翳,“我已经来到你的身边,为什么你还想要远离……那一晚,不是非常美好吗?你难道都不记得了吗?!”然后,俨然狂风暴雨般的亲吻,席卷着勇利的唇和颈部。

“呜呜……维克托,等一下……”勇利极力想要推开身上的男人,不对的,不应该是这样的,他是喜欢这维克托,可是那不是情人之间想要占有的爱,那就是一种纯粹的憧憬的爱,索契的那个夜晚根本就是一场错误,现在他保持着清醒,怎么可能让错误延续下去?!

“感觉到了吗?我已经为你非常饥|渴了呢,怎么可能停下来呢!”维克托握住勇利的手,撒娇一般带着对方朝自己下腹探寻而去,握住自己炽热的悸动,几乎是立即就难耐的游弋起来,“勇利,帮帮我……”

勇利觉得自己宛如置身于温泉当中,整个人晕眩起来,就算理智反复强调着,维克托就是维克托,从来都不是卑微如自己所能独占了,而别扭的自己,却始终选择,如果不能独占,那就远远的默默的关注就好了,根本不要和别人去分享,那种不安全感,甚至比求之不得的失落感更让勇利觉得恐惧。

可是理智明明在一再上演,手却停不下来,维克托的悸动,维克托的低|喘,维克托,维克托……勇利觉得自己都要疯了,而对方却眯着眼,沉浸在某种极致的欢|愉当中,还恶劣的说着,“勇利的技巧真是生涩啊,让我来好好教导你……要这样,这样来爱|抚他,当然,或许我们可以更进一步……”

感觉到自己的疲软被一双温厚的手握住,勇利顿时觉得脊椎处有种血液逆流般的欢愉,无处安放的青春躁动终于直接充|血勃|发,在维克托的掌心渐渐膨胀,他觉得自己的理智和身体割裂开来,一种无法形容的羞|耻感,让他背脊紧绷,越是这般,欢愉却益发清晰刺激。

“勇利也有反应了呢……呵呵……我们慢慢来……慢慢来……”维克托的声音宛如梦呓一般,让人沉醉,手宛如拥有魔法般,让勇利载沉载浮,喘息渐粗。

终于欢|愉的抽|搐感袭来,大脑彻底放空,雷鸣般的心跳响彻耳膜,勇利感受到自己掌心的湿|濡,他后知后觉,对方竟然和自己一起,一起到达巅峰……

不知道过了多久,勇利才从这份空白中渐渐恢复过来,他惶恐的想要推开身上的维克托,却发现对方竟然已经睡熟,真的是喝了太多的酒了……

当勇利意识到对方是在不清醒的状态下作了这些事情之后,一时间,某种自卑自怜的情绪再度袭来,让他继续自欺欺人,有些事情,还是不要揭穿的好,彼此都当做从来没有发生过,那么就不会觉得尴尬。

勇利小心翼翼的从对方身下抽离,慌乱而羞涩的找着抽纸,然后根本就不敢看对方的身体,径自帮对方盖上被子,准备逃离现场,他可是什么都没有做,不对,虽然只做了一点点而已……

“勇利,不要离开,留在我身边……”维克托梦呓着,俊美无俦的容颜上,仿佛带了某种委屈的情绪,但是酒气充天的现实又是那么残酷。

     勇利觉得自己明明刚刚释放过的身体,又敏感的燥|热起来,他深吸一口气,不敢再多看维克托一眼,终于毅然从自己的房间逃离而出,有些事情,还是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吧……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晚上没忍住,小车一辆驶来。

对于勇利对维克托的感情,私心以为最初是憧憬,经过青春期的发酵之后是爱,但是这份求而不得的爱,因为勇利强烈的自尊心而被压制,一直不敢暴露和承认,所以每一次他的眼神明明泄露爱意,但是连他自己的都在否认,所以本章题目为卑微的爱~

喜欢被官方省略的训练日常的话,就请不要大意的回帖吧~

我会继续按照我的节奏慢慢来~

 

 

评论(7)

热度(4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