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milyathene

we were born to make history!~

【维勇】荣耀为冕,真爱为戒 Chapter 16 荆棘之步

原著向长篇#补白动画甜蜜日常#

原创后文情节#花滑舞蹈无能#不要太在意细节#

前章链接:【Chapter 15 卑微之爱】   


Chapter 16 荆棘之步

繁重的训练,并没有因为表演赛的结束而停滞,相反益发忙碌起来,当然另一件重要的课题摆在维克托和勇利面前,那就是下个赛季的自由滑曲目。

当然还有很多关于跳跃、接续步、旋转重心、落地不稳的问题,以至于每每在冰上出现类似的事件,维克托总觉得自己见到的是一个人格分裂的勇利,明明在私下的场合,可以完美的表现各种高难度的动作,例如《伴我身边不要离开》、例如《First Love》,但是一旦换成勇利自己的曲目《爱即是Eros》,一切又变得不同。

“休息一会儿吧,勇利!”维克托拿起毛巾,温和的递给对方,他看着汗如雨下,面色略微有些苍白的勇利,心底忽然浮现出某种类似怜惜的疼痛的感觉,仿佛足下已经不单纯是冰冷的冰面,而是荆棘漫布,那种一步步锥心的疼痛,他也曾经品尝过,但是在荣耀和梦想面前,一切又变得无足轻重起来。

看着勇利咕嘟咕嘟,沉默的喝着保温杯中的水,偶尔有几滴顺延着他的唇角,流淌在他喉头翕动的颈部,然后调皮的滑落紧身运动服中,维克托觉得自己的心也在抽动起来。

距离冰上城堡表演赛之后,大约也有一周时间了,关于那个晚上,那种程度的酒精,对于直接拿医用酒精当饮料的战斗民族,实在算不了什么,所以从某种意义上,他是故意的,故意造成两个人彼此爱|抚的局面,虽然未曾真正销|魂,但是至少可以纾解自从去年索契的那个夜晚之后,他一直紧绷的欲|望。

他当然知道勇利的落荒而逃,却没有阻止对方,因为他知道勇利和之前自己任何一任伴侣都不一样,勇利自卑,同时有着无与伦比的自尊,如果他贸然强迫或者戳破这层伪装,很可能会逼着这个敏感的小猪猪做出更加极端的事情。

所以当第二天早晨开始训练的时候,维克托可以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,但是他知道,他自己已经有什么地方开始变得不一样了,曾经的冰上帝王、俄罗斯的艺术瑰宝向来都是唯我独尊,什么时候会考虑过别人的感受?!

就连自己跟随十几年的教练雅科夫,自从他来到长古津这个小镇之后,也没有主动和对方联系过一次,好吧,也许对方真的很忙。

可是维克托更加清楚的知道,勇利现在这样的状态,距离进入大奖赛决赛,分明还有着距离,怎么形容呢,无论是《伴我身边不要离开》、还是《First Love》,他都能找到类似轴心一样的东西,可是《爱即是Eros》却没有。

勇利就仿佛机械的完成所有的动作,故意用身体表演着什么一样,但是真正的节目,是不应该刻意去表演,而是一种由内向外散发的,无与伦比的光芒。

窗外的阳光透过玻璃窗,照在勇利柔软的黑发上,折射出旖旎的光芒,维克托知道,自己需要做些什么,他上前一步,从背后缓缓抱住勇利,声音低沉,“勇利,告诉我,你在滑Eros的时候,想些什么?!”

勇利果然浑身一震,差点呛着自己,他有些颤抖的声音传来,“维克托,不要闹了!”

“哎?我没有闹啊,我可是很认真的,勇利难道没有觉察到,你的表演中,缺少了类似轴心一样的东西吗?!告诉我,勇利在想些什么,让我帮你!”维克托的手在勇利的胸前游弋着,指尖宛如羽毛一般,故意略过两点凸起,不给对方任何形式的抚慰。

勇利顿时沮丧起来,他当然知道,自己缺少的东西,无论是之前的炸猪排饭也好,或者是小镇上外来男人和本地妙龄少女的情感纠缠也好,都只是这只曲子的些微展现而已,而不是真正的宛如核心一样的东西,他也知道,自己这样的情感,也只能在表演赛上展示,到了真正残酷的竞技比赛,并不能让他取得更好的成绩。

可是身体略微的酥麻,换回他的理智,他低头,就看到维克托的手已经在朝自己下腹游弋,对方的身体故意在自己腰后磨蹭了两下,同样身为男人,那种本能的悸动都非常熟悉,也让他有些惶恐起来,现在可是在冰场,小优和豪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,还有,还有他们这样会不会太过暧昧了?!

“勇利,身为教练,我教你一个办法吧!”维克托的声音,宛如撒旦般诱人,带着湿热的气息,均匀的喷薄在勇利的颈间。

“维克托,等,等一下……”勇利结结巴巴的,他还是想要逃避,毕竟那样的维克托,根本不是自己能够痴心妄想的,无论是索契的夜晚,还是表演赛后的夜晚,不过都是酒精支配的意乱情迷罢了,他们甚至根本没有揭穿这个假象。

“勇利不是最喜欢我的吗?那么在表演的时候,就把你的渴求,你的诉说,你的期待都让我看吧,我会一直在场面凝望着你,就算你摔倒了,就算你有其他失误,我也会一直看着你的,你觉得怎么样?!”维克托呢喃着说完,含吮着勇利的耳垂,他觉得自己的自制力似乎也没有那么强,这种无法餍足的感觉,让他忍不住用牙齿细细啃啮起来。

“不是的,维克托,不是这样的……”勇利的声音,带了一丝虚弱,他觉得自己仿佛在海洋中载沉载浮一般,明明维克托描述的感觉非常的美好,可是他就是觉得宛如幻境般不真实,长久以来的憧憬和奢求,已经让他习惯对方的高不可攀和无法碰触,如今这个男人真切的在自己身后,怀抱着自己,就算彼此已经有过更加亲密的接触,他还是不敢奢望些微。

他害怕如果自己太过贪婪,神明就会收回这份恩赐,只要这样卑微的在对方的注视之下就足够了,他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幸运,拥有像维克托这样的神明守护。

“怎么不是呢?难道你不喜欢我吗?那么是不是可以解释一下你床底下的那些呢?平常男人不是应该会隐藏一些色|情光盘,花花公子海报什么的吗?为什么,在勇利的床地上全是我的海报呢?有我第一次滑《First Love》,有我给宾利代言的海报,还有我给范思哲代言的海报,还有我和马卡钦,我真的很困惑呢,勇利要不要解释一下啊!”

维克托对于这种逗弄撩拨的感觉几乎成瘾,他觉得自己胸臆之间缺失的情感在渐渐满溢,一种想要在冰上舞动的冲动充斥着四肢百骸,这甚至是他久违的感觉。

“我是一直崇拜着维克托……但是那不是单纯的喜欢……维克托你不要误会我的心意,我只是想要维克托看到我在冰上的样子,那些步法,那些跳跃,我是真心想要表演给你一个人看的!”勇利涨红了脸,忙不迭的解释着。

在他心中,所谓爱情,所谓欲|求,都是在玷污他对维克托的那份全心全意,这么多年,都只为了对方而努力,就算步步荆棘,就算一再失败,他都没有改变过初心,他没有回头,害怕自己碰触到那双冰蓝色的眼睛的时候,会失去表白的勇气,但是他同样想要告诉对方自己真实的心意。

“我就在这里!现在,以及以后的每一次,请只表演给我一个人看!我们约定好了,好不好!”维克托轻笑,啄吻着对方的脸颊,果然看着对方白玉一般的耳垂鲜红如血。

“好!我明白了!”勇利觉得自己内心一直以来的某种纠结,似乎在这一刻真正接触,是啊,只表演给维克托一个人看的节目,他的爱,他的Eros,无关裁判,无关观众,无关冰上运动本身,就只是自己无法宣之于口的那些表白而已。

“那么我们再来一次!”维克托接过毛巾、水杯,然后从口袋里掏出遥控器,须臾之后,音乐响起。

勇利优雅的舒展着自己的身体,然后只注视着维克托一个人,露出了某种惊心动魄诱惑的表情。

维克托看到这个表情,就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,勇利找到了这个节目真正的内涵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大年初三,EMILY给大家拜年了~

荣耀继续更新哦~

期待回帖,比❤,爱你们~

你们的只言片语,都是给我最大的鼓励

评论(2)

热度(5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