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milyathene

we were born to make history!~

【维勇】荣耀为冕,真爱为戒 Chapter 17 自制之限

原著向#长篇#维克托视角为主#补白动画#

原创后文情节#大奖赛#四大洲#世锦赛#

花滑舞蹈无能#不要太在意细节#

前章链接:【Chapter 16 荆棘之步】   


Chapter 17 自制之限

当短节目有了突破之后,维克托和勇利的训练核心就开始向自由滑倾斜,当维克托和勇利第一次讨论自由滑跳跃构成的时候,诡谲的是在维克托的房间。

当然这已经不是最开始的那间简陋的宴会厅,维克托订购的家具那天刚到位,经过安装工人一上午的安装,和勇利独自整整一下午苦命的打扫之后,命好的维克托终于可以躺在柔软宽敞的KINGSIZE大床上,搂着马卡钦,有一搭没一搭的看着电脑上勇利之前的自由滑。

“哎?勇利还真是不擅长参加大赛啊,我看你就3A和4T稍微稳定一些,其余的,啧啧!”

“维克托,这个还是不要看了,反正是ALL MISS!”勇利端着大麦茶走进来,就看到自己参加全日本大赛排名第十一的黑历史,痛失四大洲比赛的选手权,在电脑上无限放大,当然,那是他最糟糕的时候,甚至以为人生都要绝望,唯一的救赎,就是维克托,还有维克托那首《伴我身边不要离开》。

“哎?这是勇利离开索契的第一场比赛哦,为什么状态这么差,难道是因为大奖赛那天晚上,有谁做了什么事情?!”维克托恶劣的用两个人熟视无睹忽略的ONE NIGHT STAND来撩拨对方,如今躺在和自己圣彼得堡家中一模一样的床上,他忽然脑海中浮现着索契酒店中的热烈交缠。

那柔软的黑发,汗湿的背脊,甚至痉挛的小腿,在他脑海中不断闪回,这个小猪猪,还真的会伪装,明明看他的动作如第一次般生涩,明明对自己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遐思,为什么可以如此理所当然的遗忘忽略呢?

他当然不知道,勇利酒后断片的情况,有多么糟糕。

“那个,维克托,我先去洗澡,一身汗不舒服的!”勇利顿时心虚起来,他实在想不起来那天晚上和维克托到底发生了怎样的事情,还有具体的过程,但是他同时有些庆幸自己全部都忘记了,否则到底该如何面对和自己朝夕相处的维克托。

每一天,看到对方慵懒的睡颜,迷糊的去卫生间刷牙洗脸,银色的发丝折射着阳光的七彩。

每一天,看到对方吃猪排饭时的狼吞虎咽,吃拉面时的幸福满足,喝着味增汤时感慨C‘est la vie。

每一天,在偌大的冰场上,只陪伴着他一个人,跳跃、滑行、旋转。

“勇利,为了惩罚你的不坦白,来帮我试试床的柔软度吧!”维克托敏捷的从身后抱住勇利,顺势将对方压倒在床榻上,两个人顿时变成了上下交叠的样子,维克托原本只是想要逗弄对方,但是看着对方紧张的满脸殷红,不禁有些意乱情迷起来。

维克托不断嘱咐自己,要冷静一点,再冷静一点,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已经足够混乱了,但是他唯一可以确定的是,勇利和自己之前的每一任情侣都不一样,越是这样笃定,越是无法用常理来衡量,他每进一步,都是小心翼翼,如履薄冰。

这样的辛苦,让一向自我至上的维克托,也不禁有些恼火起来。

“我们还是先谈正事,维克托,那个,说说自由滑的跳跃构成,我想要跳3个4周!”勇利虽然是故意的转移话题,但是同样是他心底最真实的声音。

“为什么呢?勇利明明擅长的是表演,跳跃只要你成功率最高的4T就可以了,最多排两个4周!”维克托不解道,明知道对方是在转移话题,但是是因为话题是将两个人维系起来的花样滑冰,所以也无所谓了。

“我想要拿到冠军,仅凭表演是拿不到的吧,维克托去年的自由滑是4个4周吧,我想要向维克托那样的难度!”勇利认真的说着,眼神冲忙了对冠军的渴望,和对胜利的追逐,这些都是旁人无法察觉到的东西,可是他却在维克托面前毫不掩饰。

“勇利……”维克托陡然意识到,对方是认真的。

“维克托,那个,我知道你能来当我的教练,是牺牲了很多事情,我也非常感激,这个赛季,我也是抱着一定要赢的心理来战斗的,请相信我,我是绝度不会辜负你的用心的!”可怜单纯的勇利尚且没有意识到,两个人上下交叠在床上有多么暧昧,一旁的马卡钦摇着尾巴,温顺的见证着主人的Q情满满,“所以,维克托,帮帮我……”

“我的用心?勇利既然可以感应到我的用心,那么我就不客气了呢!”维克托轻笑,湛蓝色的眼底仿佛揉碎了漫天星辰般璀璨,他明知道勇利不是那个意思,偏偏俯身啄吻着对方的唇,“勇利,感觉到了吗?我在为了你心跳加速!”

“维克托,不要开玩笑了!我是认真的!”勇利躲闪不及,被亲个正着,他不断挣扎着,想要摆脱这种暧昧的境地,“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,自由滑的构成和选曲,考斯滕的准备,天,我好像还没和你签合同,那个,教练费我们还没有谈!”

“好啊,我非常喜欢教练费这个话题!”维克托将自己所有的重量都坏心的压在勇利身上,然后在他耳畔呢喃,“当然不止是教练费,还有我的编舞费呢,勇利是怎么觉得呢?我是觉得虽然我第一次当教练,以我的身价,怎么也不该低于雅科夫啊!”

“维克托……那是多少钱啊!”勇利觉得自己因为教练费的问题都快要被压得窒息了,不禁傻傻的问着。

“谁知道呢,一般是我的财务顾问负责和雅科夫的俱乐部沟通,至少,勇利要负责我在日本的房租和一日三餐吧,还有每个月要有一次带薪休假,编舞费可就更贵了,我看勇利是绝对支付不起的样子!”维克托支起身体,笑得狡猾而天真。

“可不可以分期付款!拜托了!”勇利立即合掌,他手头的积蓄不多,对于维克托这种等级的存在不请自来,实在压力很大。

“当然可以啊!等到勇利大奖撒决赛完成之后,先支付30%,四大洲比赛之后,再支付30%,然后世锦赛之后,是最后的40%,你觉得怎么样!”维克托认真的说着。

“谢谢你,维克托!”勇利立即本能的搂住维克托,两个人的动作太过暧昧,以至于马卡钦发出警告的低吠。

“但是,我有一个条件,勇利的利息可要按时支付哦!”维克托果然还有下文,这种大喘气让人有些心跳加速。

“利息?是多少钱,没问题的!”勇利傻傻的问着,直到看到对方的蓝色瞳孔,渐渐逼近自己,宛如极致的蓝宝石般,让人心醉,他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口干舌燥,不禁舔着自己干涩的唇。

“利息就是……”维克托觉得自己的声音有些喑哑,他看着身下男人温润的眼神,还有柔软的黑发,情不自禁的说着,“让我随时随地,需要的时候,都能够抱抱你……”

说完,一个极致压抑的怀抱,搂紧了勇利,维克托顿时觉得自己实在是太笨了,明明渴求对方,想要对方拿身体当利息,但是还是这样一本正经的说着抱抱这样天真的话,他略微有些焦躁的,他就知道,在勇利面前,自己有些什么也在改变着。

他并不着急戳破索契那一晚的甜蜜美好,他不希望自己和勇利是因为那样的开始而变得有些尴尬和不纯粹,他们之间,应该有着更好的开始,一如现在,不是吗?!
“维克托,太紧了,有点喘不过气了……”勇利默然,声音有些沙哑,他没有想到,维克托提出的利息会是这个,略微赧颜,但是认真的说着,“我答应你,维克托,我把我的整个赛季都交给你了呢!”

维克托轻笑,不知为何,他忽然期待对方说出,我把我整个人都交给你!

而勇利在内心深处补充着,维克托,我把我最后一个赛季,也是我最辉煌的赛季,只托付给你一个人!

“小维,勇利,吃饭了!”宽子夫人的呼唤传来,让陷入这一刻温馨的两人醒悟过来。

“走吧,先吃饭,晚上再商量动作!”维克托起身,对勇利伸手,想要将他拉起来。

勇利痴痴的看着对方,忽然有了一个念头,无论最后选定的自由滑曲目到底是什么,他的最后一个动作,一定要指向维克托,只有维克托,才能拯救深陷魔咒的他。

勇利知道,自己对于维克托某种感情的限制,已经濒临突破。

而维克托同样知道,自己对于勇利的自制,同样濒临突破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果然写荣耀最开心了,虽然持续龟速ING

下文是自由滑的创作过程了呢~


评论(7)

热度(6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