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milyathene

we were born to make history!~

【维勇】荣耀为冕,真爱为戒 Chapter 18 选曲之惑(修)

原著向#长篇#维克托视角为主#补白动画#

原创后文情节#大奖赛#四大洲#世锦赛#

花滑舞蹈无能#不要太在意细节#

前章链接:【Chapter 17 自制之限】   


Chapter 18 选曲之惑

长谷津的初夏,一如既往的降临,而且比往年来的都要凶猛一些,虽然短节目的练习还在继续,当勇利将想要表演给维克托一个人看的心情代入其中的时候,渐渐的有了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。

于是勇利也养成了一个小习惯,每当他的短节目出场亮相的时候,他总是本能的去寻找维克托,就仿佛对方是他的心灵依赖。

但是很快,新的麻烦又来临,也许是天气益发燥热,让勇利陷入了烦躁的、让人崩溃的瓶颈期,原因自然是迟迟未定的自由滑选曲。

维克托一直都看在眼里,在这件事情上,他给予了勇利充分的自主权,但是这样的自主权,却让勇利陷入了空前的危机中。

事实上,勇利心不在焉的训练,已经超过了三天,这三天,维克托每天看着他魂不守舍的在冰上做着旋转、滑行,他觉得自己实在无法理解这种状态,原本以为教练是非常简单的事情,但是在面对勇利的时候,维克托遇到了第一个难题。

于是一向认为雅科夫是世界上最伟大的花样滑冰教练的维克托,在离家出走(?)数月之后,终于想起来拨通自家教练的手机号码,丝毫不顾日本和俄罗斯的时差问题,现在圣彼得堡正是凌晨两点半。

第一遍,没有人接听,维克托愣了一下,看看号码没有拨错,然后又邪恶的想着,难道是春天到了,真的有哪个贪财的小模特和雅科夫厮混在一起,做着不可描述的事情,但是看着冰上4S失败的勇利,他叹息,事实上,他得承认,在教练这件事情上,雅科夫还是比自己要出色,于是再接再厉,再次拨打,两遍、三遍……

第四遍,果然通了,维克托认准的事情,是有着非比寻常的毅力,当然雅科夫狂怒的声音响起来,“维克托,你这个混小子,是要放弃你那个过家家的教练学生的游戏了吗?!终于想起来回归现役了吗?!”

“雅科夫,你平时都是怎么帮选手选曲的?!”维克托丝毫不顾对方的暴跳如雷,开门见山的问。

“你还有脸问,你这个混小子自从17岁那年得了世锦赛冠军以后,哪一次让我帮你选过曲!你,你三更半夜扰人清梦就是为了这种无聊的事情?!”即使相隔万里,即使有话筒,也难以掩饰雅科夫的滔天怒火,他觉得自己这辈子最大的不幸,就是认识并且发掘那个在十岁就展现出无与伦比冰上天赋的少年。

“这样啊……”维克托沉吟片刻,的确,正如雅科夫所说,自己这么多年,一直坚持自己选曲,只有自己才最了解自己,哪一首音乐,那种氛围,哪种节奏适合跳跃,哪里的旋律适合旋转……”

“维克托,你有没有在听,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参加大奖赛,玩了两个月,你也闹够了吧!”雅科夫声音低沉了许多,充满了某种哀求,他是真心觉得惋惜,为了维克托,为了这位冰上的帝王。

“雅科夫,我都说过了要休息一年,我可以理解你因为年纪大高血压所以记忆力和听力都在下降!”维克托看着冰上正在第N次尝试4S的勇利,起跳、旋转、平稳落地,舒展姿态,完美,他觉得自己心脏也为之雀跃,就算只是这样微笑的欢愉,果然,对方棕色的温润的眼睛本能的寻找着他,四目交织,那种无法言喻的感情开始蔓延。

“维克托,你这个混小子,这还不是你气得!维克托,维克托……”手机中,雅科夫还在咆哮,而维克托果断挂断,然后看着滑行向自己的勇利,拿起保温杯递给对方。

“维克托,怎么了?!”勇利喘息着,看维克托蔚蓝色的眼底,有着无法形容的温柔,顿时略微舒缓的焦躁再度爆发,他心底在无数次的默念着,不要这么温柔,否则我真的会崩溃的,可是却没有什么好效果。

“勇利,短节目的成功率在不断提升了呢,重心还是要往自由滑转移,所以选曲的事情已经迫在眉睫了!毕竟自由滑才是比赛的重中之重!”维克托就是这样可以将残忍的话说的如此温柔的男人。

勇利顿时陷入石化中,实在是让人崩溃的现实啊。

窗外的晨曦映射在两个人的脸上,有种无法形容的美丽。

 

事实上,勇利也知道自己不对劲,人本来就是非常奇怪的存在,越是在意,越是小心翼翼,每天晚上,他都按照维克托的吩咐,自己列出合适的歌单选曲,可是每一次都是以失败告终,他已经快要绝望,找不到自己前进的方向。

也就是从这天早晨维克托的终极命令之后,勇利陷入了空前的地狱模式中,每天脑海中全部都是自由滑的曲目,可是纷繁复杂却如同万花筒般,让他头晕目眩,他开始躲避着维克托,除了两个人不得不在一起的训练时间,其余时间都尽量躲起来,无视一起吃饭、一起泡温泉,一起看电影的种种邀约,甚至不敢和对方四目交织。

以前都是教练切雷斯蒂诺直接帮自己搞定,为什么教练维克托就推给理所当然的推给自己解决,实在是太不科学了啊!

“勇利,一起吃饭吧!”傍晚的闷热,让人几乎有些窒息,维克托的声音,依旧清冽。

“我带马卡钦出去跑步!”勇利几乎不敢抬头,逃避般的离开。

维克托冰蓝色的眼底,闪过某种受伤的表情,他开始怀疑自己的坚持,事实上,艾瑞克同样发来了几首最新的曲子,但是维克托听了之后,就第一时间否定了,那些曲子可以适合他,可以适合尤里,可以适合克里斯,可以适合任何人,但是偏偏不适合勇利,在他心中,勇利是独一无二的。

“尼基福罗夫先生,你和勇利,是吵架了吗?!”楼梯间的阴翳处,生涩的英语女声响起,真利用围裙擦了一下手,狭长的凤目带了一丝困惑和歉意。

“啊,没什么,只是和他有些见解不同!”相处这段时间,维克托也知道真利是一位看似淡漠,实则爽朗的女性,虽然两个人几乎没有什么单独的交流,事实上,维克托自从来到胜生乌托邦之后,眼中唯一的存在,就是勇利。

“勇利这个孩子,从小脾气就很怪,看似温和,实则执拗异常,小时候他学芭蕾,学溜冰,和学校的男孩子总没有什么共同语言,别人就欺负他,歧视他,他从来只是默默的承受,也不反抗,甚至不会跟家人说,总是加倍的练习,想要做到最好,我一直在猜测,这是勇利反抗所有嘲讽的唯一方式。”

真利眼前,浮现出当初自己帮着弟弟打架时的情景,可是到了最后,那个内心柔软的孩子却阻止着自己,信誓旦旦的说,“真利姐,我会做到最好,让他们都知道,他们错了!”直到今日,历历在目。

“是吗?我知道的,勇利一直都很讨厌输掉……”维克托淡淡的笑着,透过真利的眼睛,仿佛看到一个倔强的孤独的孩子,在不断潜行。

窗外忽然一阵惊雷,紧接着蓝紫色闪电照亮了楼梯间,维克托愣了一下,忽然道,“勇利那个笨蛋没有带伞,我去接他!”说罢拿起旁边的伞,径自换鞋跑了出去。

真利愣了一下,她最初也是以为,这位高傲的冰上帝王来做勇利的教练只是三分钟热度,但是现在看来,似乎有些什么在脱轨,然后后知后觉,自言自语,“笨蛋,两个人只带了一把伞怎么够?!”

初夏的第一场暴雨倾盆而至,勇利拉着马卡钦狼狈的朝家跑着,整个人放空,被雨水、雷声充斥的时候,他才能暂时忘记选择自由滑曲目的烦恼,但是这样只是饮鸩止渴一般,无法真正解决。

“勇利,这边!”忽然间,维克托的声音穿透雨帘袭来。

“维克托!”勇利瞪圆双眼,就看到穿着灰色运动服的俊美男人,打着一把伞,朝着自己狂奔而来,一时间,一种厌恶自己的情绪深深的席卷了他,他到底有什么资格,能让这么一个出色的男人为了自己,束缚在这样一个小镇,放弃前途,放弃梦想,他觉得自己实在是罪无可恕!

“勇利,快点,雨好大啊!”维克托拉住对方,将对方顺势拥入怀中,被狂风吹得歪歪斜斜的伞,对于两个成年男人而言,还是有点小,瓢泊大雨很快让维克托也浑身湿透,但是因为拥抱,让一切变得无足轻重起来。

勇利怔忪半晌,好不容易恢复行动能力,却忽然推开维克托,“放开我,抱歉……”然后转身就朝着家的方向拼命奔跑,脸颊上冰冷的雨水不断冲淡滚烫的眼泪,有些事情,终究无法自欺欺人。

“勇利!”维克托一个人打着伞,呆滞的站在雨中,看着对方跑远的身影,心底有种隐隐的钝痛袭来,他不知道该如何纾解勇利心中的压力,如何帮助对方,只有马卡钦似懂非懂的朝着勇利远去的方向叫了两声,仿佛帮助主人挽留对方一般。

维克托忽然反应过来,然后加快脚步,他甚至有种遍体生寒的恐惧,如果自己再不做点什么的话,那么勇利就真的和自己产生无法愈合的鸿沟,那种情绪撕扯着他的心脏,就算是之前受伤休养半年的时候,也没有如此绝望。

他开始在雨中奔跑起来,无视泥水弄脏了昂贵的限量版阿曼尼运动服,只想要追上对方,因为他有一句话,从来都没有如此迫切的想要告诉对方。

终于,维克托看到了在胜生乌托邦的别墅的时候发呆的勇利,漫天雨帘中,就只有勇利一个人孤零零的,仿佛被整个世界遗弃一般,他走上前,用伞替对方遮挡依旧嚣张的雨水,然后温柔的唤着,“勇利!”

勇利吓了一跳,蓦地转身,就看到同样狼藉的维克托,心底的自怨自艾变本加厉,同时又滋生更加深重的愧疚,他开始语无伦次,“抱歉,都是我自己的问题,请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儿,就一会儿就好!”

“好的,我会等着你!在家里,也在冰场上!”维克托温柔的笑着,他在这一刻终于明白自己内心的悸动,这么长久以来的缺失到底是什么,原来这就是爱一个人的滋味呵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本章纯原创,时间轴发生在海边深谈之前,好吧,我只是单纯喜欢雨中追逐的梗而已~

雅科夫和真利姐助攻满分~

下章预告,是维克托生病的梗哦~

评论(8)

热度(4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