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milyathene

we were born to make history!~

【维勇】荣耀为冕,真爱为戒 Chapter 19 觉悟之契

原著向#长篇#维克托视角为主#补白动画#

原创后文情节#大奖赛#四大洲#世锦赛#

花滑舞蹈无能#不要太在意细节#

前章链接:【Chapter 18 选曲之惑(修)】   

Chapter 19 觉悟之契

夜色侵染着长谷津的胜生乌托邦,骤雨初歇,凉爽的风不时从窗帘中吹进来,调皮的想要窥伺一屋缱绻。

“阿嚏!”维克托整个人虚弱的躺在床上,已经好几年没有生过病了,如今只是在风雨夜晚出去跑了一遭,就开始感冒发烧,让他整个人变得有些不对。

生病了要怎么办?这是维克托从很小的时候就要面对的问题,事实上,父母虽然有着华丽的身份,但是他们的婚姻就是两个家族的契约和代价,等到生下第一个继承人、也就是他的兄长亚历山大之后,就开始过着貌合神离的生活,而等到他出生之后,这对拥有各自多姿生活的男女,就直接签署了离婚协议。

所以维克托幼年时,对于父母的印象极为漠然,一直都是跟随着保姆长大,唯一的兄长又因为要承受两个家族的荣耀,接受着极为苛刻的精英教育而无法陪伴着他,从本质而言,维克托一直是寂寞的。

直到开始练习芭蕾,直到开始练习滑冰,直到认识了雅科夫,直到义无反顾的走上了花样滑冰的道路,维克托从来就没有对自己的家人报以任何的希望,哪怕数年前自己腰椎受伤需要手术,家属签字同意书的时候,那对不负责任的父母不知道跟着各自的情人在哪里厮混,而唯一的哥哥却乘坐着私人飞机匆匆而来,甚至没有等到手术结束便匆匆而去,只有雅科夫一直等在手术室外。

从某种意义上,父母和兄长甚至没有马卡钦陪伴自己时间长,亲缘淡薄,让他总是有种无法形容的寂寞。

所以维克托从来没有报以任何奢望,他也养成了以自我为中心的桀骜性子,上苍大概是为了补偿他,让花样滑冰圈子无限制的宠溺着他,惯坏了他,以至于这么多年,他甚至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LIFE,什么叫做LOVE,直到他遇到那个叫做胜生勇利的男人。

头昏昏沉沉,嗓子仿佛要着火般沙哑,维克托忽然想要喝点水,他起身,略微晃了晃,马卡钦似乎意识到主人的不对,乖巧的跟在他身后,和他一起朝着厨房走去。

黑夜的走廊,一个人影迎面而来,大概刚从厕所的方向走出来,维克托虚弱的唤着对方的名字,“勇利!”然后下一刻,放纵自己整个人搭在对方身上。

“维克托,你怎么了?天,你身上好烫?”勇利原本只是迷迷糊糊去上厕所,当他搂住浑身炽热的维克托的时候,整个人都清醒过来,维克托生病了!

然后小心翼翼的将对方扶到房间躺在床上,手忙脚乱的翻找着医药箱,然后拿着体温枪走了过来,撩起维克托宛如丝绸般顺滑的银发,露出他光洁白皙的额头,体温枪的红灯不断闪烁,38.5℃,他顿时觉得心底一抽.

“让我看看!”维克托一把抢过体温枪,看着上面的数字,然后露出一抹了然的但是分明有些幼稚的神情,“我说怎么回事,原来是发烧了!啊哈,我都好久没有发烧过了,怎么会发烧呢?!”

“维克托真是不听话,下雨天还出去乱跑,明明淋湿的是我,你不是有打伞吗!”勇利无法控制自己的手,忍不住温柔的梳理着那柔顺的银发,享受这种惬意的感觉,然后情不自禁吐槽着,也许是夜色掩饰了勇利对于维克托的种种敬畏,也许是因为对方生病将其生生拉下神坛,变得像个凡人,勇利的口吻带了几分让他都有种自责的严厉和执拗。

就仿佛是情侣之间心疼的责备,源泉是因为爱。

“哎,明明是勇利粗心不带伞,我可是给你送伞去了!”维克托微微眯眼,勇利冰凉的手在自己额头上不断抚摸,恰好缓解了自己的头疼,昏昏欲睡。

“我去给你倒点水,吃药!”勇利起身,很快拿了退烧药,感冒药,还有一杯温水,事实上,他也很久没有生过病,只是隐约记得小时候自己生病的时候,父母和真利姐是如何照顾自己,然后生涩的做着这一切。

苦涩的药丸塞入维克托的口中,勇利诱哄的声音响起,“维克托,乖,喝点水,吃了药就好了!”仿佛对待一个任性的孩子,可是勇利却自然而然,在这一瞬间,维克托变得可爱并且真实。

“好苦啊!勇利这是什么药!”维克托猝不及防,被迫咽下去,然后皱着眉,嘟着嘴,好不情愿的说着。

“退烧药,还有感冒药,乖,维克托,再吃一粒!”勇利淡笑,抚摸着维克托的手背,就仿佛母亲在自己小时候安抚自己的小动作。

维克托的眼神渐渐变得深邃起来,他的声音夹杂着某种压抑的情绪,“那我要是吃完药,勇利要亲我一下!”

“维克托,不要开玩笑了……好,好,我答应你,你赶紧吃药!”勇利当做一句戏言,反正对于西方人而言,接吻不过是一种礼节,勇利自动忽略之前两个人曾经有过最深入的肌肤之亲。

维克托乖乖吃完药,然后用手指点着自己因为高热嫣红的过分的唇,“要亲这里!”

勇利权且当做是安抚病人,于是俯身,爱怜的亲吻着对方的唇,浅尝辄止,“现在可以了吧,赶紧休息吧,明天早晨若是还不退烧,我们就要去诊所了!”

下一刻,维克托毫不餍足的搂紧勇利,再次掠夺着他的唇,不断辗转着邀请他的唇舌一柄交缠,待到两人唇分之际,晶亮的银丝牵连不断。

勇利被维克托高温的身体紧紧搂着,觉得自己的脸颊也开始发烧,他迷迷糊糊,总是想不明白,为什么剧情又是如此急转直下。

“今晚陪着我,勇利!”维克托的声音,泄露一丝脆弱。冰蓝色的眼底流露某种依恋的表情,今夜,他不是那个睥睨冰坛不可一世的帝王维克托,而只是一个生病的需要人安慰怜惜的普通男人维克托。

“好,我就在这里陪着你!睡吧!睡一觉就好了!”勇利无论如何也无法舍弃生病的维克托离开,他觉得自己心底的藩篱再度解锁,情不自禁伸手抚摸着维克托的银发,然后凝望着他的睡颜。

上天果然将一切美好都赐给了这个男人,完美的容颜,完美的天赋,勇利叹息着,听着对方因为药效而渐渐规律的呼吸声,不禁庆幸,如今,这个男人,在自己身边。

 

也就是从那个夜晚开始,勇利决定试着努力,不再这样逃避。维克托的病来的凶猛,去的也迅速,三天后就痊愈了,当维克托拉着勇利一起泡温泉,再度聊起了自由滑的曲目,关于技术和表演得分的辩证关系的时候,勇利想起了三天前的那个夜晚,生病的虚弱的维克托。

勇利知道,自己应该做些什么,因为这个男人,已经这样真真切切的站在自己身边,过去的一切,是应该说再见了。

于是勇利鼓起勇气,给切雷斯蒂诺教练打了电话,然后又通过批集找到了之前帮自己作曲的女生修改曲目,同时也接受了维克托的邀约,在海边进行了一次深刻的谈话,再然后,他主动向已经痊愈的维克托提出请求,学习了目前维克托掌握的五种四周跳。

一遍又一遍摔倒,一遍又一遍再度站起来,勇利觉得自己的内心却始终非常充实,这种充实,给予他无穷的力量,让他也变得坚强起来。

直到有一天晚上,他收到了那位女生的回复,那支动人心弦的曲子,宛如契合他的灵魂般,让他迫不及待的冲向维克托的房间,一跃上床,然后不小心踩到了马卡钦的尾巴。

“嗷呜!”可怜的马卡钦只有尖叫的戏份。

“啊,抱歉!维克托,你听听这个!”勇利将耳麦带在对方耳朵上,充满希冀的看着对方,他觉得自己握住耳机的手在不断颤抖,心跳几乎要冲出耳膜,直觉告诉他,自己要的就是这支曲子,可是又患得患失,担心被维克托否定,这样矛盾的心情,让他的灵魂几乎分裂。

终于,在维克托原本惺忪的冰蓝色眼底,仿佛冰雪消融般,唤醒某种新的光芒,他勇利的点头,对着勇利露出赞许的鼓励的笑容,果然,就是这支曲子。

“太好了,终于确定了!”勇利长长舒了一口气,眼睛有种微微的湿润,长久以来的纠结和等待,在这一刻化为幸福的喜悦。

“明天开始,勇利要有觉悟哦,我们的自由滑征程又要开始了!”维克托看着跨坐在自己身上的勇利,情不自禁搂住他的腰身,顺延着他的脊椎不断下延,绕着圈勾勒着,然后在他耳畔,暧昧的低沉的说着。

“啊,维克托,那个实在太晚了,我先走了,晚安,明天见!”勇利觉得一种羞耻的感觉宛如海浪般冲刷着自己,连脚趾都红透,忙不迭的挣脱维克托的怀抱,落荒而逃。

“嗷呜……”可怜的马卡钦被踩中尾巴+1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关于第18章的种种原创不自然和狗血,我还是修改了一遍,感谢 @夕色稻香 ~

于是第19章就尽量补完吧,写了我喜欢的维克托身世梗、生病梗,为什么我会对只有寥寥数句的维克托的哥哥如此有爱?

对于动漫第4集中的重点海边谈话,我就很写意的一句话带过了~

希望你们会喜欢

评论(11)

热度(57)